集团新闻

次见面都很热情地握手问好。寒暄几句后

发布日期:2018-11-23     浏览次数:
 
    下午三点我从林耀明那里取回了他该退的钱,也算顺利也够快。我们两个坐下来对账目,张志和程喜的操作费用是七万元,当时我扣除了谢占飞的七千元钱交给他六万三。后来分别从这六万三里扣除张志的一万五千元和张小艺的一万一千元,谢占飞的事情没办成,应还给他七千元。另外两个学生,荆歌和刘强的操作费用刚刚好,总计该扣除三万三千元。他应该退还我三万元整,这正好够我退给文局长。    
    赶到文局长家里已经是晚上7:30了。说起张志和程喜的事儿,我一一给文局长解释了,无非是经学生家长同意后才拿了通知书回去。文局长又问及江城理工大学,担心到校后学生学籍问题以及专转本的事儿,我坚信如初地承诺绝不会有什么差错和麻烦,然后把钱取出来递给他,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电话看了看来电说:“又是程前进打的!”    
    听着好像是程前进要来文局长家里。文局长为难地说:“笑阳,荆歌死活不愿上江城理工大学咋办?这两天前进已经来我这儿说好几次了,你说咋办?”我很为难地说:“她咋不上了?有啥想不通的吗?钱也已经交学校了。她不上那通知书不作废了吗?钱也退不出来可怎么办?”他说:“没其他办法了?她的确不愿上了。这学生和程喜都是程前进介绍来的。荆歌的家长一直追着闹!我也左右为难!”文局长想了一下说:“等一会儿程前进可能会跟你交涉荆歌的事儿,你就把刚才的话说给他听。我们关系都不错,有些话我也没法讲,只能你说了。你就坚持着不可能退就成了!”这个攻守同盟的建议不错。我说:“可以。反正这事已经到这一地步了,哪还有退的理儿!”    
    程前进很快就赶到了文局长这里,我们再次见面都很热情地握手问好。寒暄几句后,程前进开始谈荆歌的问题,我很委婉而又坚决给他否定的答复。他又给文局长说请文局长帮他说话,文局长按照我的意思去给他解释!    
    看着程前进无奈却又不甘心接受!我理解他的心情,但是谁又能理解我。好不容易办好了,出尔反尔,说不要就不要了!我咋给林耀明说?转移了话题,程前进问我吃饭了没有。文局长接他的话说:“吃了!在我这儿吃过了。只是没请他喝酒。我年岁大了,也不能喝了!要不你们年轻人去喝点儿,我就不陪你们了!”又说:“还真没请笑阳喝过酒呢!就让前进代表我了。但是,你可不能让笑阳喝多呀!前进!”我说:“算了吧!我也不能喝,又已经吃过饭了。就不喝了吧!”但还是被程前进拉出去了。    
    和程前进去了一家中档的雅致的酒店,我很矜持谨慎又不乏热情地和程前进谈着话,回答他的问题。程前进说荆歌已经进补习班补习了。我不知道怎么给他解释才好,但我始终把握着原则,就是没法退了!他说:“荆歌的父亲已经打听了,不可能有这好的事情?而且原来说是以本科录进去,现在又以专科录了?并且通知书也可能有问题?”我一听这话就有些急恼,但仍旧稳住情绪对他说:“程哥,原来的确是说以本科录取!不过,后来又通知了。这情况那天我在文州也给你说了。说通知书不真可真的可笑了,你也看见了,方条章以及江城理工大学的公章都有,并且还显示招生计划的性质是计划内的,怎么可能有问题?现在,钱交学校了,通知书也发了,你们又要求不上了,你说让我咋办?”    
    我们先是谈论后来转为谈判,谈不拢甚至想转为争论。我知道这样是谈不出结果的。但从争论中了解到:原来说以本科录取的方式上江城理工大学,后来通知以专科录取进去,再以专转本的形式上本科。这一点儿文局长可能没有及时通知他们。还有就是荆歌的父亲四处打听了,平原市有两个朋友的孩子也是上江城理工大,通知书和我拿的不一样,也不需要这么多钱!我问程前进见过那份通知书没有,他说没有。我说:“既然没有见过就别当真了,兴许是家长不愿让孩子上了找借口呢!即使真不一样也应该有不一样的理由,这份通知书拿钱是多些!这才可以让她专科转成本科,毕业领本科毕业证!”程前进无奈又无助地说:“这事儿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我一直给荆歌的父亲解释了,可是他却下定决心不让荆歌上了!”我说:“要
上一篇:色情及其它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