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新闻

又兵卫所焦虑的正是这一点

发布日期:2018-10-06     浏览次数:
 
    要是没有夜雾,从水野胜成站立的高地上,也能看见那队火把,但现在却看不见。
    胜成从堀直寄和丹羽氏信两支人马中抽调出若干枪炮手,命令他们朝火把方向进军,
并让每人也拿上火把。
    协同作战的各部将嘲笑道:“日向大将(胜成)未免名过其实,岂有明火执仗,如
此夜袭的蠢人!”
    可是,漫天大雾之中,没有照明,寸步难行!
    又兵卫到达了藤井寺,下令全军停止前进。此时正是寅时(早晨四点),天还没亮。
    “在此等候真田大人。”又兵卫对幕僚们说。
    全军一齐熄灭了火把,顿时四周一片漆黑。
    由于后藤军一下子灭了灯火,胜成派出的一队枪炮手迷失了方向。
    又兵卫等待着。
    可是,看不到真田军到来的迹象。
    ——糟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要亮了。天一亮,二千余人的小部队蠕动在一片开阔的河
内平原上,会被数万东军吞啮殆尽的。
    “去道明寺!”
    队伍又出发了。道明寺是与真田约定会师的地点,计划在黎明前集合,天一亮就开
战,可是,万一真田军不来,又兵卫他们就会变成一支孤军。
    又兵卫所焦虑的正是这一点。走了四里多路,不久便到达道明寺。但是真田军还没
有到。派出探子去后面寻找,可是数里之内,看不到一兵一卒。
    “我们受骗了。”幕僚中有人说。
    真田幸村的哥哥现在东军,家康派来诱降的密使,多经他哥哥先到幸村处,这是人
所共知的。难道幸村为了破坏这次作战,故意不按时到达么?
    不过,在这种时刻,又兵卫不是个随意猜忌、头脑简单的将军。
    ——幸村是位智谋之士啊。
    不错,但正因为他是一个谋士,所以尽管在紧要时刻同意了后藤的原来方案,但归
根到底,他不过是照别人的方案行事。幸村未必肯去拼死。这从他的行军速度上也不难
看出来。
    “如此人情!”连又兵卫也这样想了。
    其实,事情很简单,五月六日这一天浓雾弥漫,浓雾象在一口漆黑的大锅底游弋,
使得一万二千名真田军从四天王寺出发后,虽拼命向东追赶后藤军,却进军迟缓。
    幸村本来是个冷静的人,这时也难得用高嗓门叱斥着部队。
    ——倘若迟到,又兵卫难免一死。
    但是,这雾可真叫人万般无奈!
    又兵卫的不幸终于开始了。道明寺一带天色发白,天亮了。
    按原计划,这里该是夜晚,戏还不该拉幕开场。
    可是幕拉开了。
    演戏的准备还没有就绪。被大雾濡湿的二千多名后藤军将士,伫立在河内平原这广
阔的舞台上。可是,大雾虽给夜晚带来了不祥之兆,一到天明,反转祸为福了。因为大
雾正浓,东军发现不了后藤军。
    “将士们,大丈夫光荣战死疆场,当在今日!”又兵卫命令道。
    他在石川河西岸遍插旌旗,摆好阵势。陟过石川河浅滩,对面就是小松山。
    应该先行占领。
    因为有雾,看不清对岸的敌军。又兵卫为了解敌人如何布阵和人数多寡,组织小股
枪炮队,先去小松山“哨探”。
    所谓“哨探”,实际上是火力侦察,向人数不明的敌阵射击,然后根据回射的枪声、
数量和位置,即可判断敌情的大概。